哦!那撒在在金色大道上的花样年华---采风手记

作者:咸阳市作协原主席 杨焕亭   来源:   发表日期:2016-11-22 15:39:15   浏览次数:


     如果不是用心去丈量那一条条车水马龙的美丽干线公路,如果不是在宁静的山乡之夜倾听她们从心灵深处流淌的青春诉歌,如果不去读她们追忆父辈生命足痕时那种温柔而美丽的目光,我无法诠释公路人那种“献了青春献本身,献了本身献子孙”职业精神所承载的丰富内涵。
   感谢生活,给予了我走近她们,走进她们心灵世界的机遇。
   现在,时光是2016年秋天的最后一个夜晚,窗外,山城华灯竟放,霓虹炫彩,落叶如金,秋正别意悠悠地挥手远行,而冬正一步一步地越过泾水,落入一座座鳞次栉比的楼丛。选在这样的季节,去追寻公路人用汗水编织理想之梦的身影,我们的行旅就被涂上了体验和感知的色彩。此刻,坐在我们对面的她们,一个个婀娜绰约,青丝如瀑,美目生辉,举止间散发着公路女性文明、文化、文雅的气息。及至她们伴随着殷殷诉说,在我们面前摊开一章章路缘册页时,我很惊异,她们中大多数都是子承父业的“路二代”。
   父辈,对于他们,就是矗立在漫漫长路上的一座座路标,而他们留在身后的一串串深深浅浅的风雨足迹,竟成了她们生命价值的导航仪,樊玉梅说起陈年往事,眼睛中闪烁着盈盈泪花。对于她,我并不生疏,多年来,在一篇篇逻辑严密的政研论文中读到过她的名字。从一个机械修理厂的修理工到党支部书记,她现在已是局规划设计室支部工作的掌门人了。然而,当初父亲引着她去机械厂上班的时候,还是满怀纠结。“机械厂离家很近,可那天我却走了很长时间。”樊玉梅说,直到有一天党支部书记李军宁带她去了一趟国道312建设工地,她的思想才发生了巨大撞击。在那里,她看到了两肩铺满尘土的父亲奔忙的背影,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这个50多岁的工程监理与童年记忆中那个青春勃发的父亲联系在一起。是的,几十年来,他用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两脚泥”的筑路人生涯,用天行者的虔诚将青春年华一点一点地浇铸在一颗颗砂砾,一桶桶沥青之中。不仅仅是父亲,有一年,当她跟随机械修理厂的职工到彬县旅游路养护道路时,正是深冬季节,她穿的羽绒服、羽绒裤依然无法阻挡袭骨的寒风。可我们的养路工呢?他们背靠着山,吃的是冻得发硬的烧饼,喝的是自带的凉开水。樊玉梅说,那橘红色的身影,让她眼热心潮,从那时候起,她决计不再想调动的事,要沿着父辈们的足迹,去编织一条理想的通天大道。
     樊玉梅是优秀的。她把规划设计室的思想政治工作搞得风生水起,她和班子人性化的管理,在同事们尤其是技术干部心中播撒的是细雨和风。然而,说起本职工作,她却更愿意用温婉的语调去讲述发生在身边的最美党员、最美职工那些清风如歌的故事。张英报,一个默默奉献的共产党员。话不多,然而,每到关键时刻,总会看到他迎难而上的身影。今年8月,设计室在武功承担了一个项目,勘测地偏僻,蒿草、荆棘长到两米高。张英报没有二话就去了,回来时衣服划烂了,手上遍是荆刺留下的道道伤痕。樊玉梅不无自豪地说,就是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,七年间拿回了13个培训合格证书,有四篇论文在省内外专业刊物发表,工作中没有一丝差错。樊玉梅告诉我,在咸阳公路局,像张英报这样的党员不胜枚举。“中国梦”在他们心中,是实在的,也是具体的,伸手可触可摸的,就是沿着金色大道一步一步地奔向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。
   儿女,在老一代公路人的心灵天平上,承载着父辈的祈愿,根植着公路人精神的基因,他们总是希望他们成为新的路标,跟随着自己的脚步走得更远。从夏日到深秋,我总在往返世纪大道的公交车上看到一位姑娘。她每次几乎都直呼我“主任”,而我却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。直到这个温馨的采风之夜,当她自报叫“李洁”时,我禁不住“哦”了一声。往事顿时如回归的流星之光铺满我的胸臆。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光了,我在一家市级媒体担任编辑部主任,李洁就是我招聘的一名主持人。面试的那天,她用青春的炽热描绘对朗诵和主持人事业的向往。然而,有一天,她却向我递交了一份辞职书,说父亲希望她到新建的公路收费站去工作。
   往事并不如烟,多年以后,当我以一个采访者的身份与她对话时,她明亮而有神的眸子中仍然对没有能够成为一名主持人而遗憾,但她说,她不能冷了父母亲的一腔热望。她不能忘记,当她第一次穿上收费工作制服时,母亲作为“老公路”人的那份欣喜。她一遍又一遍地为女儿整理肩章,一遍又一遍地叮咛,收费站不只是收钱数钱,它是责任站,平安站,是一份庄严的使命,一种义无反顾的担当。李洁笑着说,我后来把母亲的话写成两句诗:三尺红亭谱青春,一声问候道平安。
   她后来到了机械修理厂工作,一次一次地投身美丽干线公路的建设。李洁说:“机械厂的职工到永寿底角沟给防撞柱贴闪光膜。那些年龄大的女工,跪在地上工作,一跪就是一个多小时,可没有人说一声累。”李洁的话带着一个文学爱好者的形象描绘:“那是一场突击战,去的人很多。我爱人也在附近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工作,下班后来看我,隔着老远喊,这么多人,哪个是你,你给我招一招手。”我忽然想起一句很老的歌词,“人海茫茫你不认识我,我在遥远的路上风雨兼程”,“霓虹灯闪闪你不会发现我,我在高高的山上披星戴月”,它该是“公路人”多么生命旋律多么生动的写照。
   李小莉的童年和青春与“公路”结下千丝万缕的不解之缘。她的家庭完全可以够得上一个“公路世家”,父亲生前在国道312太火段监理施工,哥哥在路桥工程公司工作,弟弟在永寿检测站工作,她在礼泉公路段工作,是箕裘不坠的“路二代”。说起自己坚守的路政事业,她充满了自豪,也流溢着感慨。她所在在的路政大队,是全市唯一的“最美交通人集体”。作为“公路传承人”,她最为感怀的是那些常年累月奔走在路上的养路工。他们啃干馍,喝凉水,已是司空见惯的生活节律。每个人出发前都带一块塑料布,中午累了,就躺在上面眯一会儿。常年在潮湿地带工作,许多人都患了滑膜炎。然而,她最希望的还是社会多一份理解和尊重。有一次,养路工在巡查途中发现一位老人被车撞了,千方百计送到医院,垫付了挂号费,可家属子女来了,却以为是他们撞了,直到老人醒过来才得以解脱。李小莉说:“一份信任三冬暖,它是公路人坚守的力量源泉。”
   价值观,这个在当代媒体上出现的最为频繁的词汇,这个几乎伴随着每一个人生命绽出过程的理性认知,在“路二代”们身上,其实就是对父辈生命真谛的解读和感悟,是长江后浪对于前浪的庄严承诺,有欣慰也有忧伤。曾在检测站上班,现在彬县公路段工作的鱼小丽的童年是在雪域高原度过的。在她的记忆中,父亲周年四季都在路上,半年才能见上一面。为了能够与父亲通一次电话,她甚至要向学校请假,到邮局去等长途。可她还是选择进了公路技校。父亲,默默无闻地在奔忙和奉献中一天天老去,留给她的是山一样的驼背,她后来将之写进了散文《父亲的驼背》中。在检测站值班,孩子有病,回不去,她没有伤心过。没有什么理由,你是公路人,你就该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把平安带给千家万户。然而,让她至今伤痛的是,为公路风雨一辈子的父亲患脑溢血去世时,她正在班上,没有能够见上一面。
我希图用手中的笔记下这每一个如歌如诉的细节。我想,她远行的父亲含笑九泉的,当是在女儿的精神血脉中,流淌着他的精神,他的追求。
   公路局纪委王书记告诉我,在咸阳干线公路战线,像这样的“路二代”还有很多,他们是历史的承继者,也是历史的书写者。一代一代的公路人浇铸起“人在路上,路在心中”的价值丰碑。
   路漫漫你与妈妈最近
   山巍巍你与太阳最亲
   天地间路在你的脚下延伸
   你留给人间一个橘红色身影……
 

上一篇:楹联(一)——咏咸阳美丽干线公路
下一篇:风雨亭
  • CopghRight 2014 @ 咸阳公路管理局 版权所有
  • 地址:咸阳市世纪大道陈阳寨转盘西100米路南  邮编:712000  陕ICP备140115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