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化交通越千年

作者:未知   来源:中国公路网    发表日期:2019-04-08 11:39:26   浏览次数:

 

交通诗歌,古已有之,积淀丰厚,源远流长。

从传说中的黄帝发明指南车,到千年蜀道和中国历史上被称之为最早的“高速公路”秦直道及发端于长安的丝绸之路,以至古老神奇的中国驿运制度等,都无不浸透着典雅、独特的诗歌文学的魅力。

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《诗经·小雅·四牡》的:“四牡騑騑,周道倭迟”。就是描绘“周道”:四匹公马跑得累,大路遥远又迂回。《诗经?小雅?大东》的“周道如砥,其直如矢”。是说:大路平如磨刀石,笔直的像箭杆。

在古今浩瀚的诗词海洋里,我们可以探求到历代的交通形式、交通工具、交通设施、通讯情况和发展变化的主要过程。

诗人李白的千古绝唱《蜀道难》不仅描摹了蜀道的艰难险阻和蜀道开凿的历史传说,而且给我们展现了古代的交通设施--栈道和关隘。北宋诗人王周的《路次覆盆驿》,诗的题目中出现了“驿”字。“驿”就是驿站。唐宋时代的驿站制度已经很完备了。唐代诗人杜牧的名篇《过华清宫绝句三首》之一:

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

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

乍一看:诗中宫外一名专使骑着驿马风驰电掣般急奔而来,身后扬起一团团的红尘;宫内,妃子嫣然而笑。这两个场景好像互不相关,原来这里告诉我们,唐玄宗为了杨贵妃吃上新鲜荔枝,派专使通过驿道运送荔枝到京城。自然,诗中展示的交通工具是驿马,交通设施是驿站和被后人称之为有名的交通形式荔枝道。王维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:
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诗里的阳关在今甘肃省敦煌县西南,是古丝绸之路上通西域的一个重要关隘。

既然有诗化的陆路交通,那么诗化的水路交通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呢?王维的《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》:积水不可极,安知沧海东。

九州何处远,万里若乘空。

向国唯看日,归帆但信风。

鳌身映天黑,鱼眼射波红。

乡树扶桑外,主人孤岛中。

别离方异域,音信若为通。

这是作者于唐玄宗天宝十二年(公元753年),为送别当时的日本访华使节晁衡回日本时而作。晁衡回日本必须通过水路。而诗中虽然表达的水路交通形式,已有大型的帆船等交通工具,但是东渡大海到日本,诗人对这种也极为冒险、生死未卜的事情,也发出了担忧的感叹。

类似像这样以诗表达的交通工具和交通形式等,在茫茫诗海,也不乏绚丽多彩,别有趣味的佳句:

孟郊的《登科后》“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诗中道出了诗人46岁登科进士之后,骑马疾驰,四蹄生风,把诗人心中的抱负抒发得淋漓尽致。李白的《行路难》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是说当时的帆船是十分重要的交通工具。杜甫的《剑门道中遇微雨》“细雨骑驴入剑门”。道出了交通工具是驴。唐代诗人张籍的《凉州词》“无数铃声遥过碛,应驮白练到安西”。这里,诗境通过驼铃声一直把诗思扩展到浩瀚遥远的大漠彼方。李白的《宫中行乐词》“小小生金屋,盈盈在紫微。山花插宝髻,石竹绣罗衣。每出深宫里,常随步辇归。”诗中,“步辇”即为交通工具轿子。南宋诗人杨万里《过白沙竹枝歌六首》描绘了乘轿子攀山的惊心动魄景象:“绝壁临江千尺余,上头一径过肩舆。舟人仰看胆俱破,为问行人知得无。”诗中的“肩舆”便是扛在肩头上的交通工具轿子,既可抬着轿子走一般的路,也可攀登险

另外,毛泽东主席和大文豪郭沫若也不乏用诗词描述交通。毛泽东词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里“风樯动,龟蛇静,起宏图。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”

词文气势磅礴,不仅道出了长江上行驶的帆船,并且描绘了现代的交通设施武汉长江大桥的雄姿和作用。郭沫若先生半个多世纪前曾撰写的长诗《蜀道奇》,用诗的语言反映了建国后川陕交通的发展变化:“噫吁嘻,雄哉壮呼!蜀道之奇奇于读异书。水道似星罗,城市如棋布。交通网脉如蜘蛛。”

人们看到诗歌作为人类最古老、最基本、最高雅和最纯粹的文学形式,它一诞生就与交通相伴而生,须臾不分。而交通这个人类“衣食住行”中最基本的生存要素,它也一直作为最重要、最古老的题材被诗歌所讴歌、所反映。用诗歌描摹、反映交通,交通更有活力,就更彰显灵性。用交通充实、反刍诗歌,诗歌就更有魅力,更有生命力。

上一篇:从《梁家河》走出幸福之路
下一篇:最后一页
  • CopghRight 2014 @ 咸阳公路管理局 版权所有
  • 地址:咸阳市世纪大道陈阳寨转盘西100米路南  邮编:712000  陕ICP备140115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