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《水部式》看唐代道路桥梁维护

作者:未知   来源:中国公路网   发表日期:2016-07-15 15:49:15   浏览次数:


    唐代工部管辖众多的道路和桥梁,其又是如何通过何种手段进行维护和管理的呢? 20世纪初,在我国西北敦煌的莫高窟藏经洞内,发现了唐开元年间的《水部式》残卷。《水部式》是一部唐代水行政管理的法规,其中许多内容是涉及桥梁管理的法律规定。通过对《水部式》的研究,我们可以看到唐代对于道路的管理和维护是非常细致的。

    一、陆路交通养护与管理

    唐代从中央到地方都设立了专门的交通管理机构。关于陆路交通,为了方便行人及传递信息,唐代实行驿站制度,由兵部下辖的驾部郎中负责,全国总共有1639所驿站,每30里设一个驿站,道路的修缮等方面的事务由将作监负责。在全国各地方州、县,唐代也建立了相应的道路管理机构。唐朝地方实行州、县二级行政管理体制,州一级的道路管理机构是户曹和士曹,县级行政机构对道路的维护管理由县令负责。

    道路环境

    为防止雨水冲刷道路,美化道路环境,唐政府曾多次下令在道路两旁种植树木。早在前秦苻坚统治时期,就注重对道路两旁进行绿化,“自长安至于诸州,皆夹路树槐树,二十里一亭,四十里一驿,旅行者取给于途,工商贸贩于道”。唐代沿用了前代做法,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正月,“令两京道路,并种果树,令殿中侍御史郑审充使”。殿中侍御史,官职为从七品上,职责颇重,据《唐六典》记载:“凡两京城内则分知左、右巡,各察其所巡之内有不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严厉的惩罚制度

    唐代法律严禁私人侵占街道、或将污秽之物排放街道,以及在街道两旁取土等违法行为,对此,《唐律疏议》卷26规定了具体的惩罚措施:“诸侵巷街、阡陌者,杖七十。若种植垦食者,笞五十,主司不禁,与同罪。”在此我们看到,唐律不仅规定了对犯罪者本人的处罚措施,也规定了主管官吏的法律责任,如主司不予以禁止,与犯罪者同样治罪。

    二、桥梁养护与管理

    道路桥梁的营造由国家专门机关将作监负责,水部司是唐代六部之一工部下辖的职能部门,其所管理的桥梁主要是规模宏大的建筑,桥梁的类型可分为石桥、木桥和浮桥三种类型。至于较小的桥梁,则由当地行政机关州、县来维护管理;京城内的小桥、街道,由将作监和诸司修造,据《水部式》记载:“皇城内沟渠拥塞停水之处及道损坏,皆令当处诸司修理。其桥,将作修造。十字街侧,令当铺卫士修理。”

    石桥的维护

    “京兆府灞桥、河南府永济桥,差应上勋官并兵部散官,季别一人,折番检校。仍取当县残疾及中男分番守当。灞桥番别五人,永济桥番别二人。”

    灞桥架设在通往长安城内的灞水之上,关于其结构,根据陕西省文物考古部门的发掘,已证明其是一座石桥。永济桥位于洛阳西南的寿安境内,亦属于石结构的建筑。

    由于石桥质地坚硬,不容易毁损,对于石桥的维护管理也相对容易,官府委派的管理人员主要是残疾或中男,人数很少。

    木桥的管理和维护

    “都水监三津各配守桥丁卅人,于白丁、中男内取灼然便水者充,分为四番上下,仍不在简点及杂徭之限。五月一日以后,九月半以前,不得去家十里。每水大涨,即追赴桥。若破坏多,当桥丁匠不足,三桥通役。如又不足,仰本县长官量差役,事了日停。”

    这里所说的都水监三津,系指都水监所管辖的三座木桥。由于木桥是木质结构,容易腐烂和毁损,需要经常维修,故各桥配给的守桥人丁人数较多,各30人,另外还配有木匠8人,随时维护。

    浮桥的管理和维护

    浮桥的管理。唐代华北地区最大的河流是黄河,由于黄河河宽水深,加之河底多泥沙,在黄河上打造桥梁十分困难,唐代政府在黄河之上建有三座浮桥。

    “河阳桥置水手二百五十人,陕州大阳桥置水手二百人,仍各置竹木匠十人,在水手数内。其河阳桥水手,于河阳县取一百人,余出河清、济源、偃师、汜水、巩、温等县。其大阳桥水手出当州。并于八等以下户取白丁灼然解水者,分为四番,并免课役,不在征防、杂抽使役及简点之限。一补以后,非身死遭忧,不得辄替。如不存检校,致有损坏,所由官与下考,水手决卅。”

    因浮桥与石桥、木桥不同,保护与维修需很多劳动力,故这两座浮桥分别配有水手250人和200人。浮桥的维修需要在水下作业,对于维护人员的要求也格外严格,须“灼然解水者”,一旦被征调为水手,“非身死遭忧,不得辄替”。浮桥所使用的原材料多为竹木,故浮桥配备竹木匠,以便随时维修。

上一篇:唐代咸阳境内的驿站
下一篇:最后一页
  • CopghRight 2014 @ 咸阳公路管理局 版权所有
  • 地址:咸阳市世纪大道陈阳寨转盘西100米路南  邮编:712000  陕ICP备14011518号